_D1A1272    

相信身邊有不少大人小孩都曾讀過《吹夢巨人》,這本書最觸動我的地方是羅德達爾藏了一個很深很重的議題在裡面──巨人雖然殘忍,但巨人不殘殺同類,這是他們的原則,但人類不是,人類是唯一會殺害同類的動物。

 

進班帶《吹夢巨人》時,和孩子們聊起了這個話題。我問:「你們知道什麼是原則嗎?你們有自己的原則嗎?有什麼東西是不管再怎麼樣,你都會堅守自己的原則去維護的?」

 

一個調皮的男生搶著說:「我的原則是殺人要用鐮刀。」我有點喪氣聽到這樣的回答,但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繼續進行下去,於是就跟他們說了我的原則,接著就帶下一本書了。

 

回程路上,跟怡鳳聊到我在班上遇到的狀況,她建議我下回可以直接把孩子的回答寫在黑板上,讓他們「直視」自己所說的每一個字,因為不經思考的脫口而出和整理過後的文字呈現,會帶給孩子截然不同的感受。或許男孩只是想挑戰權威而故意說出「殺人要用鐮刀」,但當我慎重的把這個原則寫上黑板,再加上其他孩子的回答後,就可以再次檢視同學所提出的原則中,有哪些是大家比較認同的,有哪些是比較獨特的?一個人所堅持的原則,可以代表他這個人嗎?原則有沒有例外?原則可以有彈性嗎?堅守原則和沒有原則,又各有什麼好壞?這些都是可以和孩子一起做的延伸討論。

 

回家後,和Micky聊了這個話題(還是自己的孩子比較能「好好」討論)。她想了一下,很快就告訴我,她的原則是「不嘲笑別人」。因為班上有個走路一跛一跛的腦性麻痺生,同學常常欺負他、成群排擠他,或是嫌他髒,她很看不慣同學的行徑,說了不下百遍不要對障礙同學這樣那樣,但大家還是依舊我行我素,甚至會拉攏其他人一起嘲笑他。Micky說:「我的原則就是不管別人再怎麼不友善的對待障礙同學,我都不會嘲笑他,我不會嘲笑任何人。」

 

我驚訝於她很清楚何謂原則,也很欽佩她所堅持的原則。我說:「媽媽的原則是,我不說反話和氣話,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我心所想。但要是當我知道說出來的話傷了人,我絕對會好好道歉,我不生隔夜氣。」

 

聽完我這麼說,Micky好像想到什麼似的跟我說:「我還有另一個原則,我不打人。雖然我跟朋友玩的時候,有時候會『拍』人,但我知道那是『玩』,不是真的『打』。有時候同學惹我生氣,我很生氣很生氣的時候也不會動手打人。」「為什麼?你為什麼可以不打人?」我好奇的想知道。「因為你不會打我,所以我也不會打人,打人是沒用的。」她平靜的答道。

 

框啷框啷框啷框啷,「因為你不會打我,所以我也不會打人」這幾個字不停在我腦中撞擊,遠遠超乎我所堅信「建立一個不打小孩的國度」的想像,我單純的以為不打小孩只是不以大人的權威去鎮壓小孩,不把事情簡化到以「被打或體罰」這般不明所以的被呼嚨掉。原來在我不打小孩的同時,孩子也學到在「打人」或「被打」之外的可能選項,她學到的是解決問題的能力,而不是「打完一切就算了,問題有沒有解決一點兒也不重要」,畢竟動武比動腦簡單多了,但動腦所獲得到的又遠遠超乎動手打人,當動腦成了習慣,就自然而然再也不會想要動粗。

 

好的兒少文學帶給孩子的不僅僅是精采的故事情節,作者背後想帶出的議題更是可以和孩子深究的功課。如果不是因為《吹夢巨人》,我不可能知道九歲女兒所堅信的原則,這就是親子共讀所帶給我最美好的禮物,也願每對親子都能享有專屬於你們的深刻對話。

 

創作者介紹

大眼睛小綿羊

小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李怡萱
  • 美女
    你女兒好棒。好善良。好有慧根。 根本就是你的傳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