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友寫信問我怎麼好久沒更新部落格,其實隨手寫的東西很多,只是要貼上部落格的文章還是完整一點好,所以寧可慢工出細活。剛好今天在荒野親子團的群組裡聊到「考試」和「影響你一生的好老師」話題,我因為特別有感,於是一發不可收拾的寫了兩千多字的回應與夥伴們分享。肥水不落外人田,這就立刻貼上自己的部落格吧!

 

〈之一:女兒與我的不同〉

從小,我就是那種回家自動自發寫功課,月考前還會自己排定讀書計畫、寫評量、買參考書的怪咖,反正一路讀到大學畢業,爸媽從沒為我操過讀書的心。但相對的,我考試考得好,他們也從沒獎勵過我,總之就是非常平常心的面對我的一切。

我小學六年的成績都維持在前三名以內,偶爾掉出第一名寶座,還會難過的掉眼淚。但我們家Micky就完全不一樣,她上學期自然期中考71,期末考79就開心到不行。她非常樂觀的跟我說:「這次比上次進步8分耶。」反倒是我有點焦慮的跟她說:「可是這樣成績單的自然成績就會是『乙』耶?」沒說出口的其實是:「你媽我在高中以前從沒拿過『甲』以下的成績,你拿『乙』居然還這麼沾沾自喜?」然後她這次數學期中考81,她也是高興到不行,因為她覺得只要考超過70就很厲害了。我看了他們班的分數級距和平均分數後,推測她的數學成績應該是班上倒數三、四名左右,成績也差全班平均七、八分。

心裡矛盾的是,Micky從沒因為考試成績低於同學而難過掉淚、或是看不起自己,但我常會忍不住拿她和小時候的我做比較。我該說她是個心理非常健康的孩子嗎?還是要早早就讓她陷入「比較」的迷思裡?她那麼開心於自己的成績,她只跟自己比,我為何總想潑她冷水,要她和同學們一較高下?這是她與童年的我,最大的不同。

 

〈之二:進入台大之後〉

反正很會讀書又很會考試的我,最後終於如願以償的考上台大。但一直以來只知道要考上台大,卻從沒想過真的進了台大後要讀哪個系才好。於是不甘高分低就的我,就一路從管理學院往下填,最後進了我讀了四年,但其實一點興趣也沒有的經濟系。

這是很多會考試的孩子的悲哀。就算我沒興趣,但我還是可以靠意志力讀下去;就算上課聽不懂,跟同學借借筆記東拼西湊,我還是有辦法考試及格(當然啦,我進大學後成績就沒那麼好了)。

但台大帶給我最大的禮物是「大開眼界」。我認識了非常多不只會讀書,還會運動、外語、第二第三專長、搞社團的同學,他們開啟了我對這個世界的想像,他們讓我知道人生原來不是只有「讀書和考試」,而有太多太多值得去探索的地方。這更拓展了我和孩子們聊天的話題,東京、大阪、紐約、德州、加州、奧地利、比利時、倫敦、雪梨、上海、北京、香港等等都有媽媽同學們的求學和工作足跡,這是童年的我從沒有過的文化刺激。

 

〈之三:體制內優等生的經驗談〉

在教Micky功課的過程,我們有過很多衝突。我後來慢慢發現,像我這種很會考試的人,其實並非特別聰明,但我讀書很有方法,也很會做整理,這就是她所缺乏的。從小讀書我都是自己來,爸媽從沒幫我複習過功課,我也沒去補過習(小學階段),所以這練就了我很會整理重點,我知道複習不是盲目的從頭看到尾,而是針對不熟悉的部份持續加強,並把相似的東西放在一起比較等等。

我試著要教她這些「讀書的方法」,但這彷彿讓她非常的依賴我,所以我正在慢慢的調整中,盡量做到不出手、只陪伴。

或許在求學的過程,我們都太在乎成績、太在乎排名,以致於出了社會、尤其當了全職媽媽後,發現當一切都沒有「排行榜」時,會感到莫名的空虛與失落。我曾經非常需要先生的肯定、媽媽友的肯定、網友的肯定、家人的肯定、女兒的肯定、公婆的肯定,因為這樣我才能證明我自己做得很好,我需要「贏過」別人以證明自己的存在。

在思考為什麼我那麼需要別人的肯定時,我才明白這就是被台灣考試教育荼毒十六年的我,所留下的餘毒。我什麼都要爭排名,不做到第一就不甘心,當所做的一切都沒有對等的回饋時,我甚至會懷疑自己不夠好。

但Micky就不會。她一二年級的老師真的做到完全不排名、沒有班平均和分數級距統計,所以我只大約知道她的成績應該是在中間左右。而她因為從小就沒有「排名」的觀念,所以即使現在三年級的老師開始會在考卷上寫上班平均和分數級距統計,這也對她完全沒意義。

她的不在意或沒自覺,會不會是另一種對生命態度的翻轉?這未必是沒競爭力或不求上進,而是達到教育真正的目的──芬蘭教育下的沒有資優生。

 

〈之四:留職停薪五年是我人生的gap year

因為辭職前是公職人員的關係,所以我在兩個女兒三歲前,總共請了五年的育嬰假。現在回想起來,這真是使我成為現在的我,最重要的五年。我視這五年為我人生中的gap year。因為不用上班、整天在家陪孩子,所以我開始有時間和機會探索育兒之外的人生意義。我即使再喜歡跟孩子一起,也會想保有屬於自己的me time;也因為上了很多自己感興趣的課,所以開始有勇氣作白日夢。辭職不是意氣用事,而是在那看似辛苦的五年育兒生涯裡,我漸漸摸索出自己的熱情所在──我知道做什麼會讓我燃燒熱情、做什麼會讓我度日如年。我不再是那個一心只想考進台大,卻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唸什麼科系的苦悶高中生(即使現在問我這個問題,我還是回答不出來)。因為選錯科系並不會讓你的人生就此完蛋,或許會多繞很多遠路、多讀很多沒用的書,但四年經濟系的訓練,我只清楚明白並學會一件事,那就是國際貿易學的「比較利益」──例如甲乙兩國都只生產衣服和食物,在同質的資源下,甲國生產一單位衣服的機會成本是二單位食物,而乙國生產一單位衣服的機會成本是三單位食物。根據比較利益理論,甲國享有生產衣服的比較利益,並應該專業生產衣服,並出口以換取食物;而乙國在生產衣服上有比較劣勢,意味它生產食物享有比較利益。

我清楚明白並認清自己的比較利益不在職場上,而是在家庭和推廣教育上,所以我選擇專攻那塊屬於我的領域。既然固定成本都投入了,那麼能造福更多的孩子,我獲得的邊際效益就不會是遞減,而是遞增。我每讀到一本有趣的繪本或小說,就迫不及待的想跟身邊的孩子們分享。帶著這樣的心情,我越來越喜歡閱讀,也越來越喜歡去帶孩子們閱讀。

 

〈之五:媽媽是最初的老師〉

這是蔡穎卿老師第一本書的書名,也是我在養育女兒近九年多來最深的感動。一位當國中英文老師的同學跟我說,家庭教育其實才是一個孩子最重要的根本,即使他遇到不好的老師、不好的同儕,但只要他的家庭是穩固的、家人是支持他的、溝通是雙向的,那麼他將不會走偏。遇不到好老師沒關係,父母親就是陪伴孩子成長最重要的人生導師。

那天Micky跟我說:「媽媽,我覺得你去帶L讀書,跟我分享他的進步,我感覺好驕傲喔!」(L是她班上的男同學,來自單親的隔代教養家庭,學習落後,我每週有一天帶他一對一唸故事,我不教L功課,只陪伴)我想,這是我聽過最動人的讚美,而且還是來自我的女兒。

在我們荒野親子團裡,共養共教是共識,孩子不僅僅只跟自己的父母親學習,還可以遇見非常多的好大人,這絕對超越學校老師所能給的!

 DSC_4635  

▲2009年4月,攝於bubu老師當時位於三峽的bitbit cafe。她是我深深尊敬且敬佩的母親典範,每每在心力交瘁時,只要隨意抽取一本她的書,往往都能帶給我繼續前進的力量。

創作者介紹

大眼睛小綿羊

小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中惠
  • 妳好厲害......能忍住才是教養上最難的功力!!
  • 所以為了避免得內傷,我都靠文字抒發!

    小綿羊 於 2017/04/27 19: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