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K_8543  

前情提要:昨天的某節下課,Micky找A陪她去上廁所,然後她不小心在廁所內放了個屁,A就一直笑她。回到教室後,A還把這件事再跟另一男一女講起,且繼續笑她,這讓Micky很不舒服。

(女兒今天放學後,我和她的對話)

我:A把你在廁所裡放屁的事跟大家講,為什麼讓你這麼生氣?

女:因為我怕被笑。

我:所以如果沒有人笑你,她就可以講,是這樣嗎?

女:對。

我:那她講了,你有什麼感覺?

女:很生氣、難過,希望自己消失,想報復。

我:為什麼想報復?

女:讓情緒不要一直持續。

我:所以你覺得報復有用囉?

女:不一定,有時候有用,有時候沒用。

我:為什麼報復有時候有用,有時候沒有用?

女:如果那個人可以了解我內心(生氣)的情緒,那我就不會報復,如果他都不懂,我就會想報復。

我:你打算怎麼報復A?

女:我今天都故意不找她玩。

我:那你覺得你的報復成功了嗎?

女:成功了。

我:報復成功的感覺如何?

女:很開心,有好過一點。

我:那明天還要再報復嗎?

女:不用,因為我已經報復完了。

我:你覺得她知道你在報復什麼嗎?

女:不知道。

我:她都不知道你在報復她,這樣好嗎?

女:不好。但我也不想再報復下去了,因為我怕我會想一些更可怕的東西傷害她。(像是打人)

我:所以你覺得你今天做的報復夠了?也覺得她嘲笑你放屁的事情解決了,是嗎?

女:沒錯。

我:你覺得哪些東西不可以被嘲笑?

女:成績、身材、個人情緒。

我:哪些東西是被笑也沒關係的?

女:沒有。

我:A如果以後繼續嘲笑你呢?(不管是放屁或是其他事情)

女:就不跟她玩。

我:你覺得這樣問題有辦法解決嗎?

女:沒有。

我:你覺得不解決也沒關係嗎?

女:沒關係。我可以跟別人玩。

(晚餐時繼續聊)

我:你覺得跟媽媽聊過後,感覺如何?

女:有被了解的感覺,心裡很溫暖。

我:那不被了解會怎麼樣?

女:就會像貝太太一樣,越來越生氣,長大後就變得兇巴巴了。

(洗澡時再聊)

我:可以跟我說說什麼是報復嗎?

女:就是很生氣的時候,對那個人做一些可以讓自己痛快的事。(她形容的真貼切)

我:沒錯,但你知道嗎?你今天的報復沒有傷害任何人,不過有些人的報復卻是以殺死人為目的,像是男女朋友分手,其中一方覺得你只能愛我,不能愛別人,因為無法跟你繼續,所以你也別活了(稍微聊了一下社會新聞常發生的報復行為)。媽媽覺得你今天說的報復是在不傷害自己跟朋友的前提下進行的報復,這是可以被接受的。記得,就算再生氣,也不能傷害別人。我很開心你今天跟我說了這麼多,我覺得我又更了解你了,謝謝你。

getImage

註:《凶巴巴的貝太太,為什麼變和氣了?》

刺蝟般的防衛,也能變得柔軟(簡介摘自博客來網路書店)

貝太太總是很凶,討厭小孩、也討厭大人;每個人都認識她,每個人也都害怕她。不過,貝太太並不是一直都是這樣的……

她曾經是個可愛的小女孩,那時,她不叫做貝太太,她的名字是卡蒂雅。卡蒂雅是個善良、溫柔的小女孩。可是,周圍的小朋友並沒有以善良和溫柔對待她,卡蒂雅的個子不高,時常被欺負;甚至連家人也沒有注意到她受到的對待。後來,卡蒂雅長大了,長得比別人高,也變得比別人凶,她成為了貝太太。

貝太太的脾氣暴躁,貝太太看任何事物都不順眼。有一天,她在公園看到一個小女孩,就像從前的她,一樣被欺負、一樣被拒絕。貝太太走了過去,陪她一起玩,從這一刻起,她有了轉變……笑臉,又出現在她的臉上了。

每一個帶著堅硬武裝的大人或小孩,或許都像貝太太一樣,也許你我正是這樣。而事實上,我們也都和貝太太一樣,擁有改變的可能,也都值得讓笑臉重新回到我們身上。

   

創作者介紹

大眼睛小綿羊

小綿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